一种父爱,两种闲愁

2020年3月25日23:02:00 发表评论 185 views

  利川山区的天气,一向以来都是比较凉爽,可是近几天,天气异样,多云,阴,晴间多云,多云,间晴。空气里,总有一丝郁闷没有化开;天上是灰蒙蒙的,仿佛也压抑着,等待着,发泄情绪的机会。

  看来,还有雷雨下老金坐在门前小竹凳子上,一面就着香椿芽啃馒头,一面望着通往市里的公路。

  这里是齐跃山脚下,一股山泉水流至他的脚边。但他愁眉紧锁,心事重重,也没想挪挪地方,或者动动脚 。

  一辆黑色桑塔拉开到他的面前,泉水溅到了他的身上。

  老金,想什么心事?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走下车来。

  为孩子的学费发愁么!老金抬起头来,立刻大叫起来:唉呀,是苏哥回来了!他连忙站了起来,拿了另外一小竹凳子。

  苏哥在小凳子上小心翼翼地坐下了,他生怕自己的笨重身材压倒了凳子。

  苏哥今日怎么有空回来?

  回来看看孩子奶奶啊。几年没回来了,过年也只打过几个电话!唉!

  哦,老金点头说:也是!不过伯母精神一直很好!

  托老金的福啊!

  儿时的伙伴几年不见,无话可说。

  沉默。

  老金,看起来,你在为孩子的学费发愁,是哪个孩子?

  老金从屋子里拿出花生,两位儿时的伙伴开始边吃边聊!

  唉,女儿考上了北大,儿子考上军校,这学费,让我愁死了。

  孩子考上大学,是件高兴的事,学费么,再想办法。没必要如此烦恼吧?

  唉,无法可想,两个同一年考上的,你要我如何?总不能去偷啊。

  苏哥说:我来想办法。对了,我认识一个记者,让他在报纸上一捅,难题定会得到解决 !

  老金摇摇头,卷一根烟放进嘴里,再吐出一口烟圈,眼睛便死盯着它看,仿佛它能解决难题似的。

  苏哥以为他没听见,重复了一遍。

  他们不肯哦,一个要半工半读,一个要明年再读,急死我啦

  泉水漫到他们的鞋帮上了。老金穿的是一双塑料凉鞋,并不理会。他继续仰着头发稀疏的脑袋看着他的烟圈。

  苏哥呢,丢几粒花生在嘴里,沉默着,似乎也有无穷无尽的心事。

  怎么不说话啊?老金忽然问。

  唉,老金——我比你的愁大多了哟!

  切,你愁什么,房子,票子,车子,什么都有,也不缺钱花。

  苏哥说:什么都有什么用?还不愁死了!说着,那丰满的脸上乌云汇集。

  老金惊讶万分地望向童年的伙伴。

  苏哥说:从小我就拼命学习,后来拼命工作,没想到,条件刚刚好了,我的宝贝儿子却是拼命玩女人,拼命赌博,拼命吸毒。如今,我不仅欠债累累,而且提心吊胆。儿子现在还在戒毒所里,可是仍没有忏悔之意。一朝出来 ,不知如何害家人,我急呀!现在我的房子已经卖了,车子也卖了,全为他还债还不够,眼看明年我就退休,我往哪儿去?开回来的车,是单位的;今日回来,一是看看老母亲,二是想退休后,是否在老家住唉,愁啊!他妈妈,一天到晚,就知道哭,以前干什么去了,把孩子宠坏了哦!

  老金听后,说:没想到,你的愁大多了。如果我是你,会更愁的。我要好一些,好在儿女都挺懂事,从小就没让我烦恼过。现在要不是没钱,我也没什么烦心事。

  你根本不用愁的!他们有文化,自会有办法的。苏哥拍拍老金,说:还是我的烦恼大啊!

  暮色越来越浓,渐渐的两位谈心的老人变得模糊起来。

  轰——隆惊雷响过,雨终于找到发泄的机会了,泼个不停,整个齐跃山在都被雨帘挡住了。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一故事  |  以上内容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留言删除,如有错误请批评指正.
  • 共 1303 字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