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愈造访大颠禅师

2020年3月13日22:03:00 发表评论 345 views

  韩愈因上《谏迎佛骨表》忤怒宪宗,被贬为潮州刺史。

  韩愈来到潮州,听说大颠禅僧是境内有名的僧人,心想自己既因排佛遭贬,对佛门的有名人物还是见识一下为妙,遂至灵山造访大颠。他来到大颠的僧舍,劈头便问∶「禅师,如何是道?」大颠正在坐禅,听到韩愈动问,从定中醒来,但好久也没想起要回答韩愈的问题。这时,大颠的侍者正好在场,他便举手猛击禅床三下。咚、咚、咚,三声响起,大颠与韩愈俱是一楞。大颠问道∶「你干什麽?」侍者回答∶「先以定修,後以慧拨。」韩愈一听大喜,对大颠说∶「和尚的门风真是高峻啊,我在你的侍者那儿就找到了修道的门路了。」原来,待者的回答是绝顶聪明的双关语。韩愈初问大颠如何是道?大颠不答,正与侍者的「先以定修」一句相应;而侍者击床三下,则与「後以慧拨」一句相印,所答言词与动静相依,与情景交融,相互照应,别有趣味,难怪韩愈一听之後便欣喜若狂了。

  一天,韩愈问大颠禅师∶「今年春秋几何?」大颠提起念珠,边数边间∶「你知道了吧?」韩愈回答∶「不知道。」大颠说∶「昼夜一百八。」韩愈这下更加糊涂了,根本不知大颠所言何意?

  第二天,韩愈又来寺中,碰上了首座和尚,便问首座道∶「昨日我问大颠禅师春秋几何?他不回答我,却取出一串念珠,说了句什麽昼夜一百八,不知是什麽意思?请你告诉我吧。」那知首座不回答,只是扣齿三下而已。

  韩愈无奈,只好又去问大颠。说也奇怪,大颠也不回答,同样是扣齿三下。韩愈见状大笑道∶「哈哈,佛法原来都是一样的。」大颠问∶「你这麽说,难道明白什麽道理了吗?」韩愈说∶「道理倒没明白,只是刚才首座对我也是这番举动。」大颠一听,立即叫来首座和尚问道∶「刚才韩愈侍郎问你佛法,你扣齿三下,是吗?」首座回答∶「正是。」那知大颠一把打来,吓得首座急忙跑出了寺院。

  韩愈在一边看得莫名其妙,但他却感到大颠确是不同常人,能超出形骸之外,不为外物所累。所以,韩愈对大颠便越来越佩服,有事无事经常跑到寺中看看,与大颠闲聊一会。几个月後,韩愈迁为袁州刺史,想到将要和大颠分别,便最後一次登山拜访,并留给大颠两套衣服以作纪念。

  不想此事传了出去,说韩愈与大颠成了好朋友,不会再为难佛法了。尚书孟简知道此事,特地写信给韩愈以示赞赏,并鼓励他继续与佛教徒结朋友。韩愈收到来信哭笑不得,便回信孟尚书说∶「潮州地远偏僻,没人可与交谈,而大颠却较聪明、识大体,所以我只好与他往来谈论。我确实喜欢这个人,但那不过是因为他超乎形骸之外,不为外物所累。我临别送他衣服,也不过是人之常情,并非崇信佛法,以求来日的功德。积善馀庆,积恶馀殃,物各以类聚,我崇尚儒典,怎麽会舍弃先王之法、圣人之道,而从夷狄之教呢?」大家这才知道,韩愈与大颠交往,原来只是喜欢大颠个人,与佛教却是无关。

  韩愈本是坚决的排佛论者,但一见大颠,却不由自主地与之亲近起来,与大颠保持非常好的私人关系,传为一段佳话,佛教徒也经常引用此事作为佛教僧人风采的证据。按照韩愈的说法,他喜欢的只是大颠本人,而不是整个佛教。但在佛教徒看来,自己能与排佛人物保持友谊,正说明佛教的博大胸怀,是佛教强大有力的证明。所以,佛教徒在评论韩愈时就表现得非常客气,没有像对付传奕那样把他打入泥犁地狱,最多只说他没有理解佛教罢了。

  此话抛开不说,上面的故事中出现「昼夜一百八」、「扣齿三下」等模糊对答,其含义是什麽,大家想必急於理解。据笔者揣摩,当韩愈问大颠年纪时,大颠只举出念珠说∶「昼夜一百八。」那是说大颠与诸佛一般无异,佛无春秋之数,大颠亦无年纪可说,二者是完全相同的。因为佛教念珠有一百零八粒之制,大颠说昼夜一百八,代表了佛教,而韩愈间的是大颠的年纪,是人的寿数。把人的寿数与念珠数相提并论,正好表示人即是佛、佛即是人,大颠与佛无异。禅宗正好也有这种教理。而当韩愈问大颠一百八是什麽含义时,大颠只拉齿三下作为回答,意思则是说佛法与世间万物并无不同,念佛(一百八的另一意义)与扣齿没有差别,那便是行住坐卧皆是禅之意了.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故事  |  以上内容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留言删除,如有错误请批评指正.
  • 共 1631 字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